书画迷思录一:美术国奖国画“翻车”,难掩陕西尴尬落寞_网易订阅

小编 9943

书画迷思录一:美术国奖国画“翻车”,难掩陕西尴尬落寞_网易订阅

《调查清样》—撰文 | 文一刀

11月下旬,十三届全国美展正行至尾声。14日,备受关注的第三届“中国美术奖”评奖工作会在京召开,会后公布了“中国美术奖”评审委员会评出的“中国美术奖”作品39件,其中:金奖作品10件、银奖作品13件、铜奖作品1 发布新闻平台6件。

公示名单亮相,虽然早有征兆却仍令人瞠目结舌:中国画这一最大门类,同时也是入选数量最多的画种,最终却在“临门抽射”环节“翻车”了。

官方统计,入选十三届全国美展的十三个门类作品共计4202件,其中,中国画入选604件,占所有入选作品的七分之一,但终评后仅有3件获奖(金银铜各一件),占39件获奖作品的十三分之一。艺术设计成为获奖最多的门类,提名11件(套),获奖7件。这种反差有些讽刺。

国画在遭遇终评“滑铁卢”之前,先是曝出了抄袭风波。9月底,国画展区复评结束,入选名单公布后,很快就有人发现有入选作品和网络照片雷同的问题。这些画作废了笔墨,弃了意境,毁了情怀,中国画“抄”成版画,油画“仿”称摄影。它们的惟妙惟肖程度堪称复印机,却一个个以中国画、油画的名义成为入选甚至进京作品。一经比对显出原形,立刻引发各方哗然。

面对沸沸扬扬的争议,中国美协算反应较快,随即声明称:“十三届全国美展各展区的展览陆续开幕,入选作品与广大观众相继见面。期间,组委会办公室又收到对 软文平台展览中个别作品涉嫌侵权的反映,对此,中国美协高度重视,成立专家组与相关处室联合对涉嫌侵权的作品进行核查,并对涉嫌侵权的作品予以严肃处理。”同时还强调:“欢迎社会各界对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的各类展览中的参展作品进行监督。如发现展览中有作品涉嫌侵权,均可举报。”

不知现在这终评结果是否受了“均可举报”的影响,但原定14件银奖如今只评出13件,已显异样。

此种局发稿平台面,原本可以为陕西美术掩盖一些尴尬。毕竟,除了齐鲁大地和软文网津门烟云,国画的一片“全军覆没”,总归能盖过陕西的“提前塌活”。而且,在零获奖提名的早早出局基础上,终不终评的也早已与大陕西了无关系。可是,因着一桩极尽强词夺理之能事的对比,让这个终评名单中的部分信息,又与陕西扯上了关系。

陕西虽是国画大省,但第七届国展收获一次中国画金奖后,至今30年一直与金奖无缘。别说金奖,在十二届国展前,连着十年未获任何奖牌。此种背景下,当十二届国展中国画复评结果公布,陕西在沉寂25年后再现中国画金奖提名时,美术界一片欢腾;最后的结果虽然是收获了一枚中国画铜奖,外界还是一致认为:陕西国画在落寞无为多年后实现了重大突破。与十二届国展中出现的这种振奋势头相比,当第十三届复评结果显示陕西无一作品进入获奖提名,早早结束征程时,那局面真是相当泄气。

(延伸阅读:全国美展复评结果全出炉,“陕 网站发稿军”为何满盘“塌活”)

对此的正常态度应该是反思,可实际出现的情况是:9月14日十三届国展复评结果全部公布,十天后就有题为《陕西33件国画入选第十三届全国美展与浙江并列第四》的文章称“陕西的中国画入选33件,比第十二届全国美展的19件,增加了14件....虽无获奖提名作品,但从整体上看,入选作品的数量和质量相比上届都有较大提升。”

这种不可思议的逻辑,不仅以“反正我信了”式的执拗高调强化着“质量相比上届都有较大提升”的论断,还硬要把陕西和浙江进行“并列”。如今,39件“中 新闻发布平台国美术奖”作品中,浙江获了4银3铜共计7个奖牌,不知这又该如何并列?

国展的13个画种只有中国画、油画作品不面向个人收件,是由各地美协牵头进行收稿、筛选,再组织本省的初评、复评,评选出上报作品后由省美协统一上送展区。

在此过程中,各地需按全国美展组委会制定的“评委组成原则”聘请本地区著名美术家、美术评论家组成送选作品评选委员会,经全国美展组委会确认后公布。按照全国美展办公室确定的各画种送选作品分配数额,依据“全国美展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新疆建设兵团及队部评审细则”,评选出本地区的送选作品,按画种分别送往各展区。地方评委的作品,不参加本地区送选作品的评选,可自选一件作品直接送展区参加展区的评选和评奖。评委会的参展作品数不占各省市的作品分配数。

公开信息显示,陕西省美协共收到十三届届全国美展投稿作品1342幅,其中,国画725幅,油画414幅。经初评后,260幅国画和80幅油画入围;再经复评,筛选出76件上报作品,其中,国画46件,油画30件。媒体发稿平台上报作品里,有33件国画作品和9件油画作品入选。

33件入选的中国画作品里,出自西安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的有19件,其中,10件老师的,9件学生的。11月15日,恰逢陕西美协换届刚刚一年,新班子里11位来自西安美院者分获陕西美协主席、副主席、副秘书长、理事等职。正所谓“好事”成双,陕西美术正大步走向西安美院美术。

从投稿到上报,国画淘汰率约93.7%,油画淘汰率约93%。如此高的淘汰率,其评定过程,评委组成,以及确定评委的过程和有关信息均无从知晓。正因如此,陕西作为美术大省,在上届刚打破“出征”国展无牌的僵局后,复又陷入沉寂,引发的不仅是泄气还有争议。争议背后,更是对陕西美术换届之后出现的快速涣散与滑坡的忧虑,对此,就不是随便来个“并列第四”的类比能蹭过去的。

遗憾的是,有关方面对这种“并列第四”的逻辑与手法却乐此不疲,9月底出现过之后不久,10月里,面对陕西彩车弄巧成拙后的嘘声与恨铁不成钢,又上演了一次更大规模(或 新闻发布网许更劳民伤财)的“并列第四”攻势。当一次次高声宣扬“砖车”那些高科技时,唯一忘了的,是连耍社火农民都明白的彩车本是瞬间艺术的逻辑。

哀,莫大于心死;弱,莫过于心虚。其实但凡有基本自信与定力者,对彩车引发的视觉尴尬,大都会 媒体发布平台或者勇于认识不足加以反思,次者见已经如此也就不吱声算了,极其少有陕西这种自己将自己送上由嘲讽铸成的热搜的。

其实体育界最近发软文推广生的更具火力的尴尬,篮球、足球两大球,先后被虐成了球。不过那些搞体力活的好歹还知道要光棍点,大个子篮协主席姚明面对“如果一个人要承担责任,那会是谁?”的发问敢于回答:我!资本家教练里皮更是做出“没成绩,有钱都不稀罕赚”的反资本主义举动。相比陕西这些耍水墨的,顿时显得四肢发达的人还更要脸了。—《调查清样》